內容來自YAHOO新聞

本報特約

當人們的關注逐年淡去,G7,七國集團峰會,也會冷不丁爆點猛料,把人們的目光和興趣重新收攏,讓人們看過來,看過來。剛剛在德國巴伐利亞結束的G7峰會就牢牢地吸引了全球媒體的關注。不是因為安倍竭力鼓噪的南海問題,也不是令奧巴馬糾結的烏克蘭危機,更不是歐洲人擔憂的希臘債務,而是讓默克爾一舉成為環保英雄的關於應對氣候變化的共同宣言。七國一致,莊嚴宣佈,在本世紀內終結化石能時代! 如果說瓦特蒸汽機的運用是工業革命的標誌,那麼這個工業革命就是化石能時代的開端;迄今為止的全部工業時代,都是化石能時代。這個時代今天仍在延續。經濟全球化大潮裹挾著工業化大生產從發達國家沖到欠發達國家,以煤、石油和天然氣為主體的化石能之火正在燃遍地球每一個角落。去年一年,燒掉的化石能相當於1820年至19××年的總和。今天的世界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能呈現化石能時代的特徵。這是一個蓬勃發展、蒸蒸日上的化石能時代。然而,就在此時,喪鐘敲響,留給化石能時代的時日已經確定。敲鐘人正是開啟了、享受了、揮霍了,同時也屢屢受害於化石能時代的始作俑者——今天世界上最發達工業國。 化石能時代是人類歷史上一個偉大的時代。如果說對火的運用是人類文明的肇始,人類對化石能得心應手地利用的確開啟了一個全新的文明。經濟學家常常激動地宣稱在短短的200年間,人類創造的(物質)財富是以往全部時代的總和。化石能的利用使許許多多包括“上九天攬月下五洋捉鱉”的夢想變成了現實甚或是家常便飯。人類也從繁重的體力勞動中解放出來,省出來時間可以全球遨遊或者宅在家裡上網打遊戲。最為實在的,是化石能的利用催生了近代的糧食生產的“綠色革命”,從而供養了數以十億計的人口。 然而,化石能又是人類有史以來最為糟糕的時代。借助化石能和大型機械,人類毀掉了地球上大部分森林,從而導致生態系統中大量生物物種滅絕;拖拉機、農藥和化肥的使用使糧食生產所倚賴的農田土壤板結、退化甚至毒化。天空中彌漫的污染、河流中流淌的髒水,追根溯源似乎都能找到化石能的蛛絲馬跡。也是由於化石能的燃燒,人類正在改變地球的生物化學迴圈和整個氣候系統,不斷升高的氣溫、劇烈增加的極端天氣、快速融化的冰川、急速上升的海面,所有這些的背後都有化石能作祟。 人們對化石能的情感的確十分複雜。化石能與財富、榮耀、腐敗甚至罪惡糾結得如此之深之廣。在這個時代,財富與化石能之間往往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和個人中總少不了那些石油生產國和石油大亨。在加利福尼亞這個美國最富有的、以高科技創新聞名於世的州,最賺錢的不是蘋果、穀歌或者英特爾,而是雪佛龍——一家低調奢華有內涵的石油公司。按照這個邏輯到布希總統的老家德克薩斯州,找到的最賺錢的企業,當然也是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在中國大陸,擁有了煤炭石油天然氣,似乎也就擁有了財富的基礎。我常常想:像安徽的淮南、陝西的神木和內蒙古的鄂爾多斯這些城市,假如沒有煤炭該是怎樣一種光景?中國的反腐在能源系統成效斐然,是不是也跟我們這個化石能大時代有著某種必然的聯繫呢? 應了狄更斯的那句話: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這個令人生愛生恨的化石能時代終究是要過去的。這一點,我們從來也沒有懷疑,只是永遠也不願提起。其實,這個事實就像皇帝的新衣那樣一目了然。一個又一個天真直率的小孩說了多次無果。終於,皇帝今天自己醒悟,發現了新衣的真相,並把它說出來了。G7就是那個皇帝。 化石能時代終結不終結,或者何時終結,為什麼G7說了算?是啊,就算G7是皇帝,他也不是神仙。他的話就那麼靈嗎?G7的這次共同宣言,是世界上經濟最發達國家的一個政治宣示。它彰顯的是一種共識。這個共識的重要性不僅在於反映了世界經濟、政治和社會發展的方向和潮流,更重要的是,它為發達國家的政策制定提供了基礎。最終,必然影響到包括新興經濟體和廣大發展中國家在內的世界經濟和技術發展的方向和模式。值得引起全球的政治家、企業領袖和技術精英高度重視。 回顧一下國際氣候變化談判過程可以幫助理解G7宣言對中國的影響。20年前,中國大陸簽署了《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並開啟了一年一度的締約和履約談判。按照公約規定,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的一員,不需要承擔減排義務,不管是強制的還是自願的。進入新世紀之後,隨著中國經濟迅速崛起,國際社會要求中國承擔減排義務的壓力加大。縱使中國有千條理由,仍無法平息國際輿論。在2009年的哥本哈根大會上,中國為達成《哥本哈根協定》發揮了關鍵作用,並迅速承諾到2020年,自願降低碳排放強度40%—45%,提高非化石能源比重至15%,通過植樹造林增加13億立方米木材蓄積量。5年之後,中國進一步宣佈到2030年左右碳排放總量達到峰值,非化石能源比重達到20%。隨著今年年底巴黎氣候變化大會的臨近,要求中國更高承諾的聲音日益增加,期望值正在調高。以發表《斯特恩報告》聞名全球的英國著名經濟學家斯特恩勳爵撰文,認為中國能夠比目前聲明的2030年提前5年達到碳排放峰值。中國承受的壓力進一步加大。從過去20年的談判過程看,全球目標和國際壓力終究會對中國國內的目標和政策發生深刻影響。站在不同的角度,你可以說我們在節節讓步,也可以說是大勢所趨,順勢而為。無論具體如何,一旦G7的宣言成為全球政策目標,對中國經濟、技術和社會的影響絕不可小覷。 有人覺得G7的宣言不可太當真,畢竟到本世紀末還有長長的85年,早得很呢!仔細想想,並非遙不可及。如果化石能果真在本世紀退出,今天出生的嬰兒將在其有生之年親眼看到!這對今天的企業和政府的規劃意味著什麼?及早謀劃,戰略佈局。畢竟多數與能源相關的基礎設施,如發電廠,規劃壽命幾十年之久。如此看來,85年並不遙遠。 其實,對於化石能時代的前景,中國的認識十分深刻。恰在一年前,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六次會議,專門研究中國能源安全戰略,並提出推動能源消費、能源供給、能源技術和能源體制四方面的“革命”。非化石能源的全面發展是中國能源革命的核心內容和重要目標。弄潮兒們說,這一次,中國大陸要領先一把。 兩個世紀前的化石能源革命開啟了第一次工業革命和人類歷史的工業文明時代。21世紀,化石能時代的終結之日,莫不正是生態文明興起之時? 終結化石能時代的大幕已經拉開,倒計時正式開始。相信也好,否認也罷,我們能夠選擇的只是有準備還是無準備。(作者:齊曄) 【中央網路報】

OB嚴選

新聞來源https://tw.news.yahoo.com/本報特約-產業追蹤-終結化石能時代-倒計時開始-022000031.html

0934C330A406315A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網友分享

hfxb3vx37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